Rss

丝瓜视频最新版app手机版下载

() 张鼎新在这这里的时候,一切都好说,他可以凭借自己的威望还有手段,来压制住那些反对的声音,来维持现在的局面。

让国际学校这边,拿出资金来维持那些偏远地区的学校,来给国际学校家境状况不太好的学生,来发放奖学金。

而张鼎新最怕的,就是他离开之后,这一切都轰然倒塌,现在国际学校之所以追求利益,是因为有更多的事情要做,而不是为了单纯的利益!

可当张鼎新离开之后呢,这里的一切还会继续如他所在一样吗?!

这一点不要说张鼎新不相信,其他人恐怕也不会怎么相信,如果他一手建立的这一切,最后成为了一个单纯的敛财机器,这是张鼎新最为难以接受的。

张鼎新也在物色可以接班的人,跟他有一样心思的人当然有,并不是每个人都是为了敛财,起码愿意投身教育口的人,许多都是愿意做出一番事业的人,不然也不会每年有那么多人远赴偏远地区支教,可能会有人用恶意的心思来猜测那些人的动机,但只要真正去过一次,就可以理解了。

不过,张鼎新还是感觉不够,国际学校是一所私立学校,是有校董会的,如果董事会那边执意要改变经营策略,那恐怕没有人可以阻挡。

这件事已经困扰了张鼎新不少时间,直到碰到陈楚送陈梦过来,这让张鼎新有了心思!

让陈楚加入这所国际学校,他对于陈楚的为人,还不怎么清楚,不过楚科技术却是知道的。

外人只知道楚科技术在互联网行业影响力巨大,sg游戏营收惊人,可张鼎新关注的,则是楚科技术每个季度,在经费上都有一笔固定的公益基金费用,从大学推广联盟的公益活动费用,再到助学基金会,楚科技术都是背后的支持者!

这些都可以看得出来,楚科技术并非是那种一毛不拔的公司,在公益和教学上面,楚科技术投入了大量的资金,去年燕京地区公益支出费用得公司,楚科技术一家的支出费用,是后面十家排名公司的费用总合!

陈楚看着张鼎新,须发皆白的张鼎新,看起来气色不错,不过厚重的眼袋,说明他也十分劳累,陈楚没有想到,张鼎新竟然想让他来接手国际学校这边。

天才网球美少女跃跃欲试图片

“你放心,把这里交给我?!”陈楚对着张鼎新问道。

张鼎新不置可否的说道,“是几年之后,我还能干上三五年,几年之后我希望是你的楚科技术来管理这里的事务,而不是其他人,起码你不会做的太过分!”

透过窗户,可以看到外面的教学楼还有操场等,不时有带着稚嫩神情的人走过,这些入学的人不论外面如何,不管家境如何,起码在这座学校,他们不需要为那些东西担忧。

过了半响,陈楚才轻轻点了点头,“我相信张校长,能够继续管理这所学校,我会支持你的决定!”

听到陈楚的表态,张鼎新松了一口气,这是这么多年来,他听到过最好的一句话,他听说过陈楚的名头,做出承诺还从未食言过。

只要陈楚愿意加入校董会,有陈楚支持,那不论是张鼎新,还是他挑选出来的继任者,都不用担忧董事会那边得情况。

“我会提议,让楚科技术加入校董会!”张鼎新说道,他知道凭借楚科技术的名头,要加入校董会,肯定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,而他这几年要做的,就是让楚科技术成为这座国际学校的大股东,掌握话语权!

陈楚整理了一下衣服,没有拿将之前准备的好的“入学赞助费”,而是重新写了一张支票,轻轻放在了张鼎新的办公桌上,“张校长,陈梦那边就拜托你多多照应,有时间我们再见!”

等到陈楚离开,张鼎新看着那张支票上面一后面一大串的零,张鼎新对于楚科技术的实力,有了一个新的认识。

足足一千万的支票,更应该说是捐助才对,这是张鼎新建造这所学校之后,收到最高的一笔捐助费用。

这钱显然不是因为陈梦,而是陈楚拿给那些,跟国际学校合作的那些偏远地区的学校。

陈楚出门之后,将衣服收紧了几分,眼下北方的天气,都开始慢慢转凉了,陈楚一直感觉北方没有春天和秋天,因为当感受到两个季节的时候,已经距离夏天和冬天不远了。

刚才张鼎新说的话,肯定是有一些夸大其词,起码陈楚所知,张鼎新在教育口这么多年,人脉十分宽广,上世纪八十年代,他能筹措起一百多所中小学,要说没有人支持,上面没有拨款,那绝对不可能。

不过张鼎新说的都是实话,手段肯定是有的,不过都是光明正大,就像今天,陈楚如果不狠出一笔血,明天传出去后,陈楚抠门得传闻,恐怕就要出现了。

加入国际学校,成为校董,对于陈楚来说,并没有太多影响,陈楚到时候要做得,就是表一下态度而已,张鼎新也肯定不希望陈楚,随便干预学校的事情。

捐助这种事,迟早要做得,现在不过是提前罢了,楚科技术未来会有一个自己的公益部门和组织,来做这些公益和教育事业。

现在已经有不少打着各种旗号的慈善基金会,来上楚科技术打秋风,里面是真假难辨,至于那些钱去了哪里,也不得而知。

与其被打秋风,还不如楚科技术自己来做,等到陈楚从科大这边出来,正式接手楚科技术之后,就要成立一个楚科技术自己做的慈善和公益基金会!

到了外面的时候,陈楚见到不远处,陈梦正和一个年龄跟她差不多小丫头在一起,陈梦正老气横秋的跟那个小丫头说着什么,看着她伸出白嫩嫩的小拳头,陈楚就知道肯定是没好话。

“以后,你就跟着我,谁敢欺负我,看我怎么揍他!”陈梦对着跟她一样,今天刚进来的小丫头说道,她们两人都是今年进入这学校。

说了几句,陈梦见到不远处的陈楚,对着小丫头说了几句,“我先回去了,以后一起到我家来!”

“好!”程有些懵的梅欣雨,原本没有什么担忧,不过接触到陈梦之后,梅欣雨突然之间,对于来到这所学校,是不是正确产生了怀疑。

梅欣雨家里是一个东南亚的,这几年时间,家里正在向内陆扩展业务,基本上重心已经转移到国内,梅欣雨自然跟着来到国内。

这所国际学校,是像梅欣雨这样的家庭,首选目标,不管是是师资力量,还是环境基本上都是最顶尖的。

从小就是学霸,现在正在学三种国际语言的梅欣雨,碰到陈梦的那一刻,她总有种,人生已经被带偏了的感觉。

陈楚向着梅欣雨点了点头,然后和陈梦一起离开,陈楚看着陈梦问道,“感觉怎么样?!”

“还不错!”陈梦看起来心情还是不错,“刚才那个是梅欣雨,也是刚刚来到燕京!”

“以后,可以多跟她们接触一下!”陈楚点了点头,然后看了一下时间,对着正眼珠子滴溜溜转,不知道琢磨什么东西的陈梦说道,“时间差不多了,我带你去见几个人!”

“什么人?”陈梦一脸警惕的对着陈楚问道,她总感觉,这次来到燕京,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。

陈楚笑了一声,“去了你就知道了!”

陈楚开车带着陈梦前往了一家酒楼里,陈梦坐在车里,对着陈楚期待的问道,“哥,我什么时候能学开车啊?!”

看了她一眼,陈楚对于陈梦的车技,是记忆犹新,记得前世的时候,他从燕京返回安阳,是陈梦接的他,程车速没有低于一百二十迈的,下车的时候,陈楚小腿都有些打颤,真正体验了一次速度与激情,从此以后他都没有再坐过一次陈梦开的车。

陈楚实在是不忍心,谁再坐车被陈梦给祸祸了,不过看着她一脸的期待,陈楚说道,“你只要在国际学校入学月考,维持安阳那边得成绩,我就让安路征和卫建国教你开车!”

“哦!”陈梦兴趣寡寡的应了一声,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刚才在国际学校转了一圈,她就差不多明白国际学校的情况了,她这水平,能考出什么花来,陈梦感觉完是靠运气!

见到无精打采的陈梦,陈楚对着她说道,“只要你今年年末考试,能够考到前二十,你可以挑选一辆车,不论什么品牌!”

刚才还无精打采的陈梦,瞬间精神起来,双眼放光的看着陈楚,“说话算数?!”

陈楚头疼的看着陈梦,他感觉陈梦这是没救了,妥妥的小财迷,安阳的时候靠着电脑把成绩拉上来,到了燕京,还得想办法。

重赏之下必有提升,这是陈梦的真实表现,陈楚不知道她那小脑袋瓜里一天想的到底是什么,要知道同一个家属院出来的,齐若芸、陈楚不同提,其他人也大都顺顺利利考入大学,哪怕并非名牌。

唯独到了陈梦这里,就跟啥子似的,让周丹萍提起来都一阵头疼,每次听家属院其他人提起成绩,周丹萍都默默离开,实在是没共同语言。

车子倒了酒楼下面,陈楚带着还在兴奋中的陈梦,一起到了楼上。